当前位置: 首页 -> 机构动态 -> 尘肺故事

联系我们

电话:010-51148412
邮箱:
jiuyuanzhongxin@daaiqingchen.org

三年间父母患病离世 11岁双胞胎姐妹梦想从医救人 | 萤火故事

2019-03-05 11:32:24      来源:腾讯图片      作者:胡国庆      浏览:904次

这是父母去世后三姐妹过的第二个春节。年夜饭吃了不到十几分钟,姐妹们就继续在寒风中摆起了夜市。思雨说她长大后想做一名药剂师,研究出能治百病的药,救助更多的病人。思琦则想当一名军医,去帮助更多和父母一样的病人。

王思雨王思琦是一对双胞胎姐妹。三年前,她们的母亲因患食道癌去世。2018年眼看就要过年,父亲却也因身患尘肺病离开了人世。家里只留下年过八旬的祖母和失去父母的姐妹,年长她们15岁的大姐王丹丹常年在省城打工,祖母和年幼的小妹在老家依靠政府的补助过日。今年除夕,大姐将小妹们接去省城,姐妹三人在夜市里跨了年。


寒冬腊月,渭北高原寒风刺骨,树上的残叶洒落在黄土地上。只见两个比麦秆高点的小女孩手提着竹篮,里面放着一把香、一沓纸钱、一盒火柴、一个白面干馍,还有一小瓶水,上面盖着红色的枕巾。


女孩家的麦地里有两座醒目的坟头。她们的母亲去世三年,坟头上已长满杂草。父亲离世刚过周年,坟前的花圈只剩下一副“骨架”,褪色的纸花在寒风中发出嗖嗖的响声。姐妹俩跪在地上,四只小手捧在一起点着了纸钱。不一会儿,一股青烟在空旷的田野上冉冉升起。


姐妹俩将一张张纸钱扔进火里,点着的香插在坟头上,又把白面馍掰成小块摆放在燃成灰烬的纸钱上,随后连磕了三个响头。


为了这沓纸钱,姐妹俩挥着铁锤足足砸了半个多小时。担心爸妈的纸钱被“外人”拿走,姐姐在纸钱周围画了个圈,妹妹搓着冰冷的小手,学着姐姐的样子也画了个大圈,然后将水洒在圈外。此时一阵狂风袭来,轻飘飘的纸钱在坟头上空旋转,望着姐妹俩远去的背影。

王思雨比妹妹王思琦早出生半小时,姐妹俩是双胞胎,今年11岁,上小学五年级。她们的大姐王丹丹比她俩大15岁。三姐妹出生于陕西省白水县尧禾镇放马村,父母是地道的农民。父亲常年在小煤窑打工,十几年从未换过工种,母亲则在家务农,照顾一家老小。

2013年,母亲查出患有直肠癌,做手术和化疗的花费将这个家彻底拖入谷底,还欠下七八万元外债。两年后,母亲去世了。

母亲过世当晚,父亲突然感到胸闷气短,连话都说不出来。家人赶紧将他送往医院抢救,诊断结果是尘肺病。其实父亲早就出现了咳嗽症状,只是家里没钱,病情就一直拖着。2018年末,父亲实在撑不住再次被送往省城抢救,医生建议住进重症监护室,每天的治疗费是一万多。父亲看着两个幼小的女儿,决定放弃治疗,第二天又被拉回到老家。三天后,父亲拉着大女儿的手说:“家里就指望你这个大姐了!”说完就断了气。


大姐王丹丹介绍说,父亲家原本三兄弟,大伯倒插门做了上门女婿,小叔打工时因从高楼坠下摔死,如今家里只留下86岁的奶奶和两个年幼的双胞胎妹妹。父母病重期间,家里实在太穷,提着礼品去求人借钱都借不来,如果条件允许,爸妈或许还能多活两年。

2014年,大姐王丹丹出嫁后在西安一个城中村里花5000块钱盘下了一个夜市摊位,挣来的钱全都用来贴补家用。再加上有了自己的孩子,家里的日子过得比以前更紧巴了。


父母去世后,双胞胎姐妹跟着奶奶生活。上了年纪的老奶奶连揉面的力气都没有,却还要照顾两个小孙女。由于家里没有劳力,只得卖掉原有的两亩苹果园,最后只卖了420块。

面对这个窘迫的家,大姐只得在城里拼命地打工挣钱,每月回家一两次看望奶奶和妹妹,顺便买上一二百个干馍。遇上天气炎热,馍都变质了,奶奶也不舍得扔掉。好在两个妹妹每月能享受政府的孤儿补贴,还有206块钱的低保,和学校每学期补助的500块钱。不然,这个家实在没法过下去。


双胞胎姐妹平时住校,为了节省开支,她俩从未进过校园外的小商铺,连包方便面都舍不得买。学校食堂一块八毛钱的烩菜,姐妹俩只要一份,还都让着对方。两个孩子夜里经常偷着流泪,希望姐姐回来看望她们。看着可怜的小孙女,奶奶心里更加难过。


今年春节,大姐想在夜市里多挣些钱,把奶奶和两个小妹都接到西安过年。但奶奶有顾虑,担心自己上了年纪,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该怎么办?其实大姐早就考虑到了奶奶的后事,存下5000块钱给奶奶买棺材。她说,爷爷去世得早,奶奶的后事要办得隆重些。


1月29日,双胞胎姐妹给爸妈上过坟后,将奶奶安顿好。大年三十一大早便来到长途客运站买去西安的车票,候车室的阿姨问姐妹俩,爸妈在哪?小妹说:“爸妈都不在了。”  


经过四小时的车程,姐妹俩来到省城西安,三姐妹一见面就泪流满面,紧紧抱做一团。大姐三岁的小儿子不知妈妈和小姨发生了什么事,也哭个不停。

大姐王丹丹提前换了个大点的房子,月租600块。两个小妹在大街身边过得很开心,动不动就在大姐面前撒娇,引得小外甥都吃醋了。


西北的冬季寒风刺骨,每天下午两三点,双胞胎姐妹就跟着大姐去摆夜市。两个小身影在寒风中穿梭,实在冻得受不了,就将冻得通红的小手靠近火炉取暖。夜市要摆到第二天凌晨三四点,双胞胎姐妹实在困了,趴在餐桌上都能睡着。大姐心疼小妹,劝她们回家,但懂事的妹妹坚持要待到收摊。


妹妹们很快就熟悉了“业务”,洗菜、端盘子、招呼客人,还能送外卖。大姐就担心她们深更半夜去送外卖被人拐走,“曾经就有人要带小妹去外面玩,还买来好吃的,小妹说啥都不肯走,这里是城中村,人员非常复杂。”


为了保持联系,大姐将自己用过的旧手机送给双胞胎姐妹,小妹不慎摔坏了手机屏,心疼了好几天,因为手机钱包里还有10.96元的“私房钱”。


这是父母去世后三姐妹过的第二个春节。大年三十这天,大姐带着两个小妹在村里澡堂,每人花上9块钱洗了个澡,三姐妹高兴地在池子里足足泡了一个多小时。回来的路上,大姐买了韭菜,同7个过油的鸡蛋和在一起,包了100多个素饺子。


年夜饭时,三姐妹有说有笑,大姐还给两个小妹每人100块的压岁钱。百元大钞在妹妹手里还没暖热,又交回给大姐保管,说开学用来报名。这顿年夜饭吃了不到十几分钟就结束了,姐妹们继续在寒风的夜市中,招呼过年回不了家的人来就餐。


大姐还在网上给两个小妹各花125块钱买了一件呢子上衣,两个小妹穿在身上都不舍得脱下。大姐要她们大年初一再穿上,只是发现衣服长出一截,“两个小妹都在长个子,明年就差不多了。”大姐想得很周到。


双胞胎姐妹的梦想很一致,都想从医。思雨说她长大后想做一名药剂师,研究出能治百病的药,救助更多的病人。思琦则想当一名军医,去帮助更多和父母一样的病人。

大姐希望两个小妹可以在西安念书,“我一边打工,一边照顾她们”。三姐妹紧紧地抱在一起,说我们永不分离!


编辑:史家讯